影视杂谈 / 记录 · 2021年7月16日

如何评价2021七月新番《LoveLive! Superstar!!》?

星团的第一集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属于是那种你能感受到许多不同于正面战场前两作,能够一些新鲜空气的单集;是能感受到在虹色游击队(虹咲企划在所谓法统层面上相对缺少一些继承关系)与法统爱生活完成统一战线与法统梳理下,虹军游击队的讲习所对正面战场带来积极作用的单集。

但是星团的第一集同样让我觉得是一个在新鲜感褪去进入到激情的思考时会怀疑是否真的在起点完成了一部分革新的单集;是察觉到结构变化反倒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作品情绪抒发与剧情感官的单集;也是总感觉缺少一块足够的长板去让人忘记不足的单集。

总结性的预言一下,我觉得星团既很可能是法统核心里最适合于今天的那一个,也很可能成为爱生活系列的“清末新政”的那一个,但基本不可能完成达到为爱生活系列带来各种积极方面大幅扭转的那一个,能不能赶上虹色游击队都需要祈祷花田能在自己擅长的方向发挥正常+企划本身的条条框框能少一点以及足够的配置与运气。(注:笔者真不懂爱生活,没玩过LLAS,虽然奉行雨野罪大恶极但是也不算熟悉剧情,一切对照都基于动画本体)


  1. 告别了废校废部是否意味着改变了启动机制??
  2. 当传统的中段变成开头时,能否得到足够的回应?
  3. 鲤鱼,此刻最大的短板,却不只是她的问题
  4. 其他与总结

1.告别了废部废校是否意味着改变了启动机制?

许多朋友在谈论星团的第一集的时候,都会以本作第一集没有再提废部废校设定而把这个作为一个巨大的突破,emmmm,也许在玩梗方面你说的对,但是小声说一句:《lovelive sunshine》的第一集也没有废部废校,类似的内容也只有学生会会长断然拒绝,果南对此支支吾吾。而在星团第一集中,同样有学生会长严词拒绝,能否说真的告别了都难说。

而且比形制上的废校废部来说,我们首先应该来看待另外一个问题:“在LL系列之中,被视为模板套皮的废部废校,是否每一次都起到了相似的作用,是否都是启动机制的一部分”。

在缪中,的确音乃木阪的废校与为了让新入学人数增加而创办学园偶像部成为了果皇一切的切入点与传奇的起点。但是,不论是后续LLSS的浦女,还是虹咲会展中心兼国际机场,作品本身切入到学园偶像的起点本质上都是一个——“薪火相传的感染力”

浦女的学园偶像部的remake,其由头是蜜柑姐被缪斯的歌舞给dokidoki了,在蜜柑姐强大的精神属性与“死皮赖脸”的安利之下,成功将事态与旧有传统体系性危机——废校结合,同时击鼓传花一般的将问题切入到三年级三人组的旧有恩怨情仇。从复盘的角度,我们当然应该说,浦女的废校危机当然在在你水的重启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从整个启动机制来看,由头已经从缪系列废校废部为基础与源动力变成了一种戏剧性与偷梗的部分。在我看来,如果将有无废校废部就看做机制改进,那么我觉得将废校废部进行弱化矛盾,取消其核心源头的水团其实已经在reform的道路上走了一大步,甚至很大程度上,就第一集的启动逻辑来看,星团其实高度继承地是水团(但是确实在一些不常提到的地方有了不小变化)。

在启动机制方面,虹色游击队在我看来事实上算是我眼中改革更激进的那一个,但这一点也是因为其组织结构方面的完全差异性带来的,即“相较于缪的从零开始,水的断代重建,虹团动画的起点便是虹咲学园偶像同好会的骤然废部,此时其旧有框架完全保留,并不需要再上井冈山”。

所以虹团的剧情起点是侑和步梦的闲聊逛街,被雪菜精彩的表现所感染而完成的传承,此处相当程度上继承了水团以来利用传承去构建由头的逻辑。但在本集按照一般校园社团番中的纠结与自我说服附带上废部的戏剧性之后,本集除去百合气息外最有特色的便是因为本集的节点选择,让其最后能以一串足够漂亮的群像剧剪影将同好会旧部的情况与废部的紧急事态相结合,甚至最后也因此将虹团第二集拍成了《第五共和国》似的小霞霞另立核心,带来了许多真正配得上意想不到却在合理之中充满着喜剧意味的戏剧性玩意儿。

那么星团呢?从第一集来看,至少从团队的启动层面来看,星团的启动机制近乎完全继承了水团以来感染力的继承这一核心逻辑,也与水团一样在主要矛盾尚未出现之时,便已经因为某一个“传教士”开启了剧情的运转,只不过这一次属于是西风东渐了(毕竟沪国当然在你日西边)

在第一部分的最后还剩下一个问题,那便是“什么是废校与废部?

这一点看起来几乎没什么意义,但是作为一个干啥啥不行,就会和你掰扯来掰扯去概念的家伙,我觉得与其去抱怨为什么社团作品总是在废校、废部、找不齐人的矛盾,京吹那里搞一点“体育系社团阶级问题”都能时至今日变成ACG社区办公室政治与隐射文学的不倒素材,倒不如去想什么是。

在笔者看来,废校废部这样的样板矛盾,本质上是“利用一种强大而至少在矛盾初期难以被解决与解释的大而无当,或者是不需要知道有没有的外部压力,亦或是一定程度上的“他者”的凝视,来对剧情的运行去进行加速与规制”。那么在这样的逻辑之下,现在的问题就变成了,这样的外部干预,究竟与LL系列中宛如世界真理一样的“必然出现的对学园偶像抗拒的学生会长”有着怎么样的区别了。

而在我看来,这两者如果真的有什么区别,那大概便是必然抗拒的学生会长在LL系列中在完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共情之后,便迅速地从一个本不存在的他者回归到团体内成员构建的想象界,并且进而在后续的个人部分让观众以一种错觉的认识去从一种拟态的“从想象界到实在界”的过程来获得观众对自身的投射。而不论是废校,废部,还是传统LL的lovelive大赛与绝大多数状态下的“敌团”,他们都基本上以一种他者的身份置于剧情之中,而最终LL的本体二团也确实在一系列他者的凝视之下,以一种强烈的规制及其驱力来运行。

在这样的思路之下,废校废部的设计,与lovelive大赛亦或是一个遥远的目不可及的敌团来看,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而对比虹团初期与星团第一集中,lovelive project的宣传,广告板上隐隐约约的敌团要素,从合理推测的角度来看,纵使不再废部废校,在初期的构建中,依然具有着传统意义上管理层的科层制矛盾,在后续的发展中,依然具有着整套机制的他者凝视,其大体的方向也就八九不离十。

毕竟,虹色游击队的前辈们,在第三集后相当程度上告别了这种主线剧情中的他者凝视之后给出的答案就是不断重复着一次又一次“从想象界到实在界”的拟态演出,最后用制造一个大他者(指打算开一个大聚会的计划)来完成对这种规制的回归。

2.当传统的中段变成开头时,能否得到足够的回应?

虽然上一部分从各种逻辑论证了对于改变废校废部逻辑的过度抬高的不合理,但是真的要说星团的第一集没有什么突破也确实不太对劲。

在我看来,星团第一集最大的两个突破,第一个是将传统偶像作品的个人回的深层矛盾处置进行了一个激进的前置;第二个便是完成了立德与宣传机器分离。第二点与第三部分关系更紧暂且不提,先来说第一点。

对照LL系列或者其他偶像动画的开篇,对于成团型偶像动画来说,初期,至少第一集的内容基本上都是既有团队的拉人+邂逅+团内人员过脸熟;而已成团的类型则也不太可能整的跟纯个人回一样似的,而也应该把第一集作为对于全团的展现与核心C位的强化。纵使是对于虹咲这种本质本格校园社团番+百合向的偶像作品,其在面对堪称本作真正主轴的侑与步梦的情感部分,本作的第一集也只是用一些迟疑和最后表层的共同意识来体现双方情感的不对等与后续的矛盾预定

而星团的第一集,则很大程度上扎了一个马扎,狠狠地向着对个体层面的深刻矛盾的展现与解决迈了一大步,单集的开始便是团队leader香音的回忆部分,确实很出色地将香音这个角色从典型的ll系立德的超元气,精神属性超强变成了美洲杯夺冠之前各大足球论坛里面的梅西——天赋满满,人人都觉得肯定能国家队大满贯,但是大赛关键场次软脚虾,精神属性堪忧的非正常LL立德,这个是本单集的第一个亮点,很可能也是本集最让笔者有期待的地方。

在之后切入到正式时间线里之后,一开始对于香音自己的介怀,对于躺平而绷不住的心态都也很到位,这一种将个人属性与矛盾作为剧情端口的想法我觉得很不错,即使是里面穿插了其他个人的剪影也挺合理,我真的一度感觉按照这样的突破,进一步地发扬虹咲时期对于偶像团体中个人性的调整,其实是一个挺不错比较合理的安排,既有新鲜感,又不算是没有其他类型作品的范式,但是,本作第一集迈出的这样一步也很大程度上在文本量面前扑了街。

我当然能理解香音这个角色就属于是那种本质上超爱音乐,但是有一个桎梏没过过去,陷入到了的愈加自我否定与对自己精神属性怀疑的情况,到时候指不定比谁都高精神属性的角色;我也知道这种角色确实很可能是最有可能找到一个节点就突破的角色。但是本作在有虹色游击队前三集试图将重建与雪菜个人回结合,然后由于文本量没办法应对同时把重建计划中的群像面与雪菜个人部分讲好,最后把本作的第三集整成了前半程最不行的单集的前车之鉴的情况下,星团居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直接第一集就一鼓作气就把香音这个疑似PTSD治好了,顺带着还就是唐可可说句鸡汤就走几脚就好了,啊这……

于此处有着相当类似性的大概是虹团ep1里面步梦第一次入部纠结之后的台阶特效唱歌,那一段按照我昨天重新过了一遍的感觉来说,就第一集来看也是一样的仓促感,这一点印象中我在评价虹团第一集的想法时也有提到,但是当时毕竟一方面虹团的特效部分确实值得赞赏,另一方面事后诸葛亮的来看,这里只是一个分号,还没有到达爆点,存在的问题也只是犹疑而不是从小到大的PTSD级别怯场。

从文本对象来看,此处解决的问题其实与爱马仕本家的雪步有着相当的相似程度,且不谈我个人觉得第一次雪步个人回的下乡演出带来的解决方法也不太行,但是人家整个单集的起承转合与几次沟通的情绪与效用,都远比现在第一集的tkk那种真空形象说几句似是而非的话来着更有感觉。而不是像现在星团这样子在第一集单薄的文本量与人物形象之下,以一种过于莫名的情绪来一股劲铆足就克服了,这很不对劲的

所以从我个人的安排来说,我可能更希望把本集断在香音出门抬头听到tkk练声那里,把之前的沟通进一步扩容和增加情绪,后面再给香音纠结的部分更多篇幅与演出,然后将本集收尾的部分放在下一集中后期。同时我也希望此处的爽朗感不要就这样一下就脱胎换骨,后续不但其他地方可以多玩玩冷面帅逼要素,而且后面在什么正式一点的表演、比赛的时候建议再次因为这个出问题,然后花田大老师给一个比“不要放弃啊”更高级的回答。

不过毕竟这都是商业企划,能骗人进llas就成功(草,千万不要这样啊!)

3.鲤鱼,此刻最大的短板,却不只是她的问题

不论是鲤鱼粉,鲤鱼黑亦或是摩天轮魔怔人,我们都不得不承认,鲤鱼确实很大程度上让星团的讨论热度远超其企划本身在国内的讨论热度,这一点大约大棋党,国际资本改造人会觉得意义重大,但笔者虽然键政远多于动画,但是现在只想提动画部分。

从笔者的感受来说,高情商地说,鲤鱼的日语配音除去语速峰值也就只能适应动画配音这种语速,一到大喘气的时候就音色尖锐,对于国内观众来说也没有什么不适感;低情商地说,鲤鱼的中文配音水平不如其日语配音水平。第一段中文配音部分如果还能因为那种腻歪感还能因为过去传言/谣言的部分怀疑音响相关是不是把国语配音等于了台版配音,第二段的配音就能表明鲤鱼的国语配音水平确实真不行以及真没有当成台配,那种急了只是把语速加快到含糊不清,然后中文的语气词还要拖长音的说话方式,真不是国人正常说话方式。反倒是香音那一段“小笼包”居然更加字正腔圆一点。而且从LL企划下的中文直播方面,昨天鲤鱼直播的直播效果,一句话读三次的尴尬感,讲道理在我看来真不如在油管上同样日中混合直播的LLAS里面钟岚珠的CV,在广东读过几年小学的法元明菜应对自然,业务水平嘛,我就只说这么多了。

星团唐可可第二段中文配音

但是,鲤鱼的业务水平部分虽然国人肯定会更敏感,但是唐可可这个角色的微妙感,在我看来鲤鱼也就占两三成比例,就第一集来看,我觉得唐可可最大的微妙在于其定位的尴尬。上一部分我提到,星团的第二个创新就是把leader与宣传机器脱钩,而在这个过程中,确实带来了香音这样一个非典型LL核心,但是在这样的切割之下,第一集的唐可可,除去塑料日语与塑料汉语打架,就只剩下不停地和喜之郎经典广告一样重复着“我想当学园偶像”“你要不要当学园偶像”,属实让人怀疑她家是不是以前是在权健上班的。而且更微妙的问题在于,当立德与宣传者,初始的动议者进行切割之后,综使本集为唐可可安排了开导香音的部分,但是这一部分在第二部分所介绍的微妙感与极度匮乏的文本量下,就很难让我觉得这里确实能开导成功,进而更加加重了笔者对于鲤鱼/唐可可德不配位的怀疑。

如果说,唐可可这个形象除去不开口的时候还有什么时候是令我期待的,大约本集中那个唐可可日记里面那一段歌词确实是大亮点

这一点不只是因为此处歌词确确实实比她那两段配音都要更加标准汉语,更重要的是这里让我还能抱有期待花田有可能在唐可可的中国身份上做文章,而没有彻彻底底把唐可可当成一个套模板的一般路过乐天派狂热工具人,这一点我觉得如果未来有安排唐可可的个人单回,那这里写得好是很有可能能在国内风评方面一举大提升,也是在2018年优秀表现之后花田又一次有机会逆转一下的重要部分。

最后拿一点小想象来收尾这一部分,唐可可在第一集中一说“自己就是为了当学园偶像来日本的”,我的脑子里一下子想起来几年前在阿批看到的上海地铁的lovelive痛车,想到了拿上海地铁报站音剪的缪斯歌曲的鬼畜,再想了想唐可可的年龄段,或许她就是这样因为小时候在地铁站邂逅了那一班地铁而成为了LLer吧。

真希望后面唐可可的剧情,能够在对于上海在ACG方面居于国内的特殊性,能够在更加充分地了解中国的前提下,真正的用好混血留学生的设定,把这个角色真正丰满成一个完整的人。

4.其他与总结

总的来说,对于本作的第一集,笔者虽然说了五千多字这些东西,看起来也不算是多好的评价,但是笔者也没有觉得第一集多么不行,甚至一定程度上因为人设与美术方面的虹色改造而感觉初见观感非常可以。

我对本作有不少的担心,也基本上没想过本作能和虹团与田中仁那样能够带来许多不同于lovelive传统的新感受,但大概本作也不至于太糟糕

至少这一次,“感谢”东京奥运会,喜提工期+3 weeks,大概有可能会让绘柄更稳定点,让化用卡面与游戏的灵活运用之外能够在演出上有不愧于这个企划的成果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Ako的红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31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LoveLive!》有什么有意思的二设?

对于动画宅来说,Love Live! 提供了什么其他动画作品没提供的新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