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 · 2021年6月3日

如何评价本次《明日方舟》故事集「灯火序曲」?

《灯火序曲》的故事正如其名,的确是一系列的“序曲”。

在这个颇为迷你的故事集中,六段剧情与其说是故事,更像是六个更大故事的序章,并且在引出新坑的同时,还把新坑和旧坑串联起来,形成宛若月球表面的“坑的集群”。让人有点望坑兴叹。下面,我们就照例来分章节解析一下这六段剧情各自的伏笔和衔接——

一、 荒野里的锈锤——粉碎大地

整合运动的杂兵竟然有了名字?

整合运动术士竟然是个小姐姐?

从这两点设计,就能看出这个故事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单纯。

《粉碎大地》的时间线并不清晰,但从加勒斯和伊拉两人想要脱离整合运动,远行寻找容身之所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在切城事件被阻止后发生的事情。

从只言片语中透露出的信息看,加勒斯和伊拉应该没有参与切城事件,他们是留在乌萨斯本土的整合运动。前者是叛出乌萨斯军队的“逃兵”,后者是和乌萨斯军队有着深仇大恨的“平民”。按照军官抓捕加勒斯时的说法,他带着整合的人洗劫了军方仓库。那么,加勒斯的想法是怎么完成从军人到整合的转变?加勒斯和伊拉这两个立场天然不同的人,又是如何走到一起的?或许会成为一条副线,点缀在主线和活动中。

《粉碎大地》里更抢眼的是 “锈锤”这个组织。生活在乌萨斯荒野上的“锈锤”由各种各样逃离帝国的人组成,荒野的生活虽然艰苦,却——

“没有税官,没有贵族,林中的猎物,地里的苔麦,都是自己的”

颇有“苛政猛于虎”的意味。

加勒斯和伊拉在山洞中的对谈,也从侧面说明了“乌萨斯这样的国家的荒谬”:首先,乌萨斯并不是自古就有的,也是从零开始建设的,其次,乌萨斯传播的真相是被权力塑造的,最后,就算在荒野的山洞里,加勒斯和伊拉也可以自力更生地活下去。那么,为什么乌萨斯的臣民还要敬畏皇帝,依靠帝国呢?在高高的宝座上端坐的,只是一个由谎言和暴力营造起来的虚假偶像。

然而,“锈锤”这个组织也并非是追求自由的人的出路。遇到加勒斯和伊拉时,“锈锤”成员扔给他们捕兽夹,让他们自行在荒野中生存一个月作为考验,颇有“弱肉强食”的味道。可以想象,如果两人没熬过这一个月,他们剩余的物资,乃至衣服,大约都会被“经常来看看”的锈锤成员拿走。

这当然不是“锈锤”本身的错,在荒芜的原野上,唯有自身才能依靠,唯有自己才能赋予自己自由。可从现实角度说,这种做法根本无法持久:“锈锤”一边喊着 “拒斥文明”,一边却无法拒绝文明带来的工具、武器和麦种。在面对一支24人的乌萨斯小队时,必须有“漫山遍野”的“锈锤”才能战胜对方。

那么,如果下次来的是乌萨斯的军团呢?

“锈锤”的设定,让我想起了克里斯多夫·麦肯迪尼斯的故事。这位青年厌恶都市的虚伪,向往荒野的自由,他徒步前往阿拉斯加的荒野,想在其中生存,却在生活了5个月后,因为没有预料到一条河水的暴涨被困住,最终死于饥饿。

他的故事被写成小说,拍成电影,有人说他是追求自我的英雄,也有人觉得孤身闯入荒野实在是不智之举,但不管如何,这都说明荒野对于人类来说是危险的,是难以长居的。就算是贝爷,人家也是带着一整个摄影团队去冒险的不是么?

至于“锈锤”和罗德岛在未来会有怎样的相遇,我们还是耐心等待吧。

二、 佣兵的坚持——烁烁星火

相比第一个故事的丰富信息,《烁烁星火》可以说是六个故事里相当寡淡的一篇。从萨尔贡逃出的暴雨晕倒在米诺斯的领地,遇到了说话和念长诗一样繁冗,顶着牛角,头上还开花的祭司帕拉斯。

故事在两人绕圈子般的对话里平淡推进,除了让我们明确了米诺斯的原型是古希腊/罗马,以及放了帕拉斯这个卫星后并无什么实质性内容。暴雨在这个故事里更像是一个过客,真正有点意思的地方反倒是萨卡兹佣兵和萨卡兹杀手各为其主的交战。

前一秒还在感叹自己的行为能不能给萨卡兹一族增加点正面印象,下一秒就被迫在战场上和同族为了合同和金钱作战,这不得不说是萨卡兹的悲哀,是没有国家的民族的悲哀。

三、 活动剧情预定?——真假怪谈

在这个故事集中,最完整的就是《真假怪谈》这个故事了。

作为神秘的“童话茶会”的一员,贝娜显然不像表面上表露出的那么天真无邪,她和人偶“安妮”之间的关系颇为微妙,“安妮”似乎能够脱离她独自行动(玩游戏),并且还能把经验传递给贝娜(贝娜第一次和绮良玩动作游戏表现得就很不错)

在贝娜讲的维多利亚怪谈中,老奶奶诱骗无家可归的贝娜来到自己家,想要把她的灵魂据为己有,虽然在吓跑了绮良后,贝娜表示这一切都是开玩笑。可是,我却在她的个人档案里发现了这样的描述——

贝娜并不避讳告诉别人自己在城堡中的具体职责,和我们猜测的一样,她是在城堡中具体负责物品保存技术的那个人,经由她的处理,送去城堡的物品其寿命能够超过它本应存在的极限。

这样的描述——

餐桌上食物香喷喷,小羊心痒痒。
再咽一口水,乖乖等奶奶。
等呀等,等呀等,小羊饿昏啦。
再到醒来时,小羊在床上。
身体洗香香,美食床旁放。
心里暖洋洋,奶奶乐开花。
“吃吧,吃吧,可怜的小羊羔。
今后跟着奶奶走,不渴又不饿。”
“为什么?为什么?”小羊问又问。
“因为呀,因为呀,雨后的苹果最香甜。”
奶奶笑哈哈。

和这样的描述——

以至于当她发现书本中某种技术最终能够为自己“创造”真正的朋友时,她毫不犹豫将所有时间投入其中,这项技术最终的结晶,就是安妮。城堡中的人对于安妮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对于他们而言,“童话中的一切皆有可能”,只是,在面对城堡外的人时,她需要一个说法——
“人偶”,这就是贝娜所想到的说辞。贝娜时常需要以源石技艺与手工能力为安妮维护,从这一点上来说,她的确和人偶别无二致。只是,细心的人会发现,卡普里尼与人偶的言语交流,更像是另外一种“表演”,她们早就通晓对方的行动,知道对方的喜好,表现出的沟通,其实只是一种生活上的调剂或是缓解周边人群的疑虑与恐慌。

看起来,安妮是用常人无法理解的,高超的源石技艺制造了“另一个她”,我总觉得这些描述中,隐藏着某些令人不安的事实。

苹果,在圣经中被称为禁忌之果。

小羊因为苹果和老奶奶相识,然后从“饿昏了”变为“不渴又不饿”。

这仿佛在暗示着曾经有这样一个孩子,因为某种原因变成了人偶。

又或者,贝娜的确制造了安妮的外壳,但贝娜的精神,其实反倒是藏在安妮的外壳之下的?

我们还是先不要继续自己吓唬自己了,我想在不久的维多利亚故事线里,童话茶会肯定会有更正面的出场机会。

四、 伊比利亚往事——遗落灯塔

这是一篇和《烁烁星火》差不多寡淡的故事,对于设定党来说,借角色们说出的伊比利亚历史还颇有吸引力,对非设定党来说,就只有新角色艾莉亚的出场算是一个亮点了。

在这个故事中,可以确定的设定大致有:

1、 阿戈尔人居住在伊比利亚沿海的海底,真的是活在水下都市中。

2、 阿戈尔人曾经在伊比利亚之外掠夺过人口,目的不明。

3、 大静谧看起来并不是吞噬一切的海啸(当然,阿戈尔人的海底都市恐怕不剩什么了),对伊比利亚人来说,就像是一颗EMP炸弹,摧毁的不是港口,而是支撑港口的能源。

4、 也是最重要的,过去的伊比利亚,曾经使用着有别于源石的另一种能源。

是的,《遗落灯塔》中最重要的信息就是这个能源。众所周知,在源石给泰拉带来富足,同时也带来灾祸,如果有一种有别于源石的能源,是不是就能为泰拉走出一条新路呢?

至少,我们在伊比利亚的故事线中看到了这种希望,这应该也是方舟主线在今后会着重描写的方面。泰拉世界神秘的大海,或许就是新能源的埋藏地。

五、 这个腐朽的世界——异类

《异类》的标题有三重含义。

第一重:卡涅利安颇为自由的行为模式,在莱塔尼亚是个异类。

第二重:卡涅利安救下的矿石病女性,在莱塔尼亚,乃至泰拉世界都是异类。

第三重:对贵族有着近乎偏执的尊崇的莱塔尼亚,在我们看来才是异类。

这个故事的重点并非是批判莱塔尼亚的愚昧和落后。

固然,费尔巴哈爵士为了挖矿石不顾领民的死活,可是对莱塔尼亚人来说,贵族的统治已经比巫王不知道好了多少,在我们看来,莱塔尼亚的社会腐朽落后,在莱塔尼亚人看来,从巫王到贵族已经是巨大的社会进步了。

所以,卡涅利安才冷眼旁观,她会出手救下感染者,却不会对莱塔尼亚的具体制度多置一词,正如作品的结尾的那句话——

如果不被修剪规整,就无法融入异乡,那么就这样吧,不必勉强——就坦然做个异类。

六、 没有一封信是不值得送达的——信

原型是尼泊尔/廓尔喀的雪山势力,因为和维多利亚的紧密联系,再一次得到了出场的机会。

需要注意的是,我们抽卡的角色虽然在系统上已经加入了罗德岛,在剧情上却可能还没有加入,例如乌萨斯学生团,在剧情上便要等到切城事件完毕后,才被罗德岛救出并上岛。

喀兰贸易也是同理,按照主线剧情,现阶段银灰只是和罗德岛建立了互助关系,把二小姐放在这里避难,并且给自己增加一个外援。毕竟,维多利亚的支持显然不是无代价的。

喀兰贸易和银灰夺权的原型可能浓缩了尼泊尔的这段历史——

1791年,英国开始图谋尼泊尔
1814年,尼泊尔割让土地给东印度公司
1846年,亲英的廓尔喀军人江格·巴哈都尔·拉纳发动政变,夺得尼泊尔军政要职
1923年,英国承认尼泊尔独立
1951年,尼泊尔大会党联合国王势力,迫使首相拉纳交出政权
2001年,尼泊尔王室内乱,引发持续内战
2006年,尼泊尔内战结束
2008年,尼泊尔正式废除君主制,建立议会共和制的联邦民主共和国,由尼泊尔大会党和尼泊尔共产党轮流执政

在罗德岛的影响下,银灰自然不可能再沿着拉纳家族的老路走下去,雪山势力在未来的主线中会以怎样的角度插入维多利亚的政局,蔓殊院的真相又是什么(不会是类似蝙蝠侠的忍者大师那样的组织吧),都是很值得期待的事情。

七、 结语——碎片何时收拢

不知不觉,这个活动也水了4000字。论内容的话,这个故事集的信息量其实不低,把整合运动、维多利亚、伊比利亚、莱塔尼亚、雪山的已有情报进行了扩充,引出了数条故事线,并且显然是要收拢在未来的维多利亚主线中(比如那两个卫星老婆可能到那时就实装了)。以“序章”的角度来说还是挺好的。

但问题也正出在这个“序章”上,实话实说,六个故事中,真的可以称为一个完整“故事”的,只有《真假怪谈》一篇,有几篇甚至都难以称为“断章”,只能说是“对某个事件的一个侧面掠影”。这样的编织方式,如果放在连续性的内容里,我觉得完全没问题。但手游的活动是阶段性开启的,玩家要等到后面的故事(如果有的话),至少要一个月。这必然会导致“序章”的阅读感偏差。

以及……不论如何,鹰角填填已有的设定/剧情坑吧,再挖下去,就不是月球表面,是直接挖穿地核了。

以上,我们下次活动再见。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浅色回忆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37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明日方舟》是否依靠故事集《如我所见》风评反转了?

如何评价明日方舟故事集「如我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