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杂谈 / 记录 · 2021年7月18日

如何评价《初代奥特曼》?

一切的伊始

奥特曼这个系列传到今天,已经有55年了。这个长寿的系列给了无数的孩子珍贵的童年回忆,无论是70后,80后,90后,00后,还是10后,提起奥特曼这个IP,心里总归会有或多或少的印象。而这个IP的伊始,就是1966年的这部作品:初代奥特曼。初代奥特曼作为第一步开山作,不仅仅是给后人指明了应该怎么拍摄这种作品,而且其本身拥有非常高的质量,无论是本篇的剧情水平,还是主角和敌役的塑造,亦或是其特摄部分展现出的特摄水平,在当时都是最上品的东西。可以说,即使没有后面的系列,初代奥特曼也是一部至真,至纯,至善,至美的作品,其制作时候的思路,是值得被后世所有奥系列的作品所吸纳的。

初代幕后的故事

初代虽然是一部完成度极高,作品剧集水平极高,同时特摄水平在当时世界顶级的作品。虽然他有这么高的地位以及水平,但是其实这部作品是一部准备时间非常短,并且一度濒临难产的作品。其制作条件是收到了极大的限制的,但正是因为如此,初代为何能够变成这样的一部极高水平的作品,其本质原因就是因为初代聚集了一批拥有极高的水平,同时又拥有相当热情的staff们。这些优秀的监督,脚本,特技监督,以及摄影等片场人员,碰撞出了许多十分有趣的故事。因此,初代曼的回答的第一个部分,我选择讲一下初代曼在制作时候的幕后的故事,也让读者们能够拥有更多的关于这部剧集的知识。

难产

1966年1月份,円谷制片厂的第一部特摄TV《奥特Q》在TBS播放了,当时就获得了轰动,收视率最高超过了30%。

但是在这部作品播出之前,円谷制片厂就已经开始作接下来的企划的打算了,其本质原因是因为円谷为了发展,必须主动,因为円谷作为“小作坊”,在和TBS的合作中,必须要主动,而TBS方的制片人栫井巍向円谷制片厂下达了制作新作的要求,要求为以下几点:

第一,要有类似于“防卫队”的组织出现,因为在奥特Q里,三个主要角色分别为一个飞行员,一个助手和一个女记者,这样的三个“闲散人员”参与与怪兽的斗争本身就不合理,这点已经在当时被无数的批评家说过了,因此,TBS方要求円谷的新作中要出现成建制的“防卫队”。

第二,要有一个真正的固定主角。《奥特Q》这部作品本身的重点其实并不是塑造人物,而是怪奇现象,并通过这种设计展示“世界的円谷”的极具震撼力的特摄技术,因此,所谓的“主角团”其实仅是引路人,但这种设计在子供向的作品中是行不通的,给孩子看的剧集一定要有一个固定的主角。

第三点就是要求円谷制造彩色的电视剧,这在现在看起来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我们需要注意的一点是,直到50年代末,日本的电影才普及彩色电影,电视剧作为电影的下位个体,其普及的时间自然是更晚的。事实是,当时的日本的黑白电视机都没有普及,就更别提更加昂贵的彩色电视机了,对于当时的円谷制片厂而言,本身奥特Q就给円谷留下了大量的财政赤字,而拍摄彩色电视剧的成本,要比拍摄黑白电视剧高得多。 从我上文的描述中,大家应该能体会到这个新企划对当时的円谷制片厂而言是多困难的一个企划,但是,已经得到的档期不能放弃,当时的总经理市川利明的想法大概是:

于是,他在接到了这样的要求以后,就开始制定企划。要求一开始就拿出一个全新的企划是不现实的。市川找了一圈,发现之前和富士电视台谈合作的时候,有个《彗星生物WoO》的废案,那得嘞,就是他了。于是,在把这个原来的企划进行了比较大的改动之后,市川就把这个企划交给了TBS的影视部。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TBS不可能接受一个被富士毙掉的废案,即使这个废案已经被改动得原来的废案大相径庭。身为经营者的市川更是十分了解这点。他这个行为,其实就相当于一个简单的投石问路,我先给你们一个东西,然后看一下,TBS方究竟有什么要求,哪些东西是可以的,哪些东西是不可以的,这招也确实起到了作用。市川大概知道了TBS的想法:他想要一个有超级英雄的特摄电视作品。试探出这个核心重点之后,市川开始召集脚本家们来进行企划。当时的円谷,有专门的企划室,因此,企划室长自然就承担起了进行企划的重担。这个企划室长是谁呢?

没错,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金城哲夫。

说是企划室长,但其实,这个所谓的企划室,有且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金城,担任企划室长,而另一个就是被金城坑过来的同乡上原正三。这两个人当然是要承担企划的责任的,还有另一个人,就是在奥特Q中担任脚本的山田正弘。这三个人在几天的brainstorm之后,拿出了一个叫做“宇宙怪兽百慕拉”的企划。

提出这个企划之后,就是円谷社内的反复讨论修改了。最后,円谷向TBS提交了一个最初的企划:《科学特搜队 百慕拉》,这个企划的重点有两个:第一个,就是延续奥特Q的怪兽特摄路线,而第二个就是科学特搜队这个组织。而这部剧中的正面的主角,是一只叫做百慕拉的怪兽。

百慕拉一开始的形象是这样的:

这形象其实大家能看出来,借鉴了西游记里的狮驼国的那只金翅大鹏(迦楼罗)以及日本的天狗这种妖怪,一拿出来,金城一看表示,哎,整挺好,円谷社内也达成了压倒性的满意的意见,于是,金城就把这个形象拿过去给英二看。

英二呢,盯着这个稿子看了半天,然后来了一句:“如果是彩色TV的话,那英雄有飒爽感是决胜负的关键啊”,特摄之神,没有人比他更懂特摄(字面含义)的人发话了,那自然就要去改一下了。

于是,金城就找到了我们的另一个老熟人:成田亨。在提出“飒爽感”的要求之后,结合百慕拉的怪兽的身份,成田亨给出了这个稿子:

这个怪兽身上呢,我们能看到一定的熟悉的元素,最明显的应该是肩部的肩甲,这个设计又被用在了后面奥特赛文的身上。后面,在金城转达的英二的“飒爽感”的要求下,把设计改成了这样

其实这个稿子已经有点初代曼的既视感了,只是这个时候用的还是百慕拉的名字。

在皮套设计的同时,企划的会议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TBS呢,又召集円谷开了个企划相关地会议,会议上提出了这几点:

第一,以怪兽作为主人公还是有点难以接受,这点是事实,因为当时的制作环境下,怪兽还是不太能当英雄的形象

第二,是这个企划的民俗感太强了,希望能有更多的科幻的感觉。

第三,TBS提到了1965年上映的,本多猪四郎监督,円谷英二特技监督的《科学怪人对地底怪兽》作为参考。

既然TBS提出了要求,那円谷方就要改企划,但是这些要求,当时円谷表示没见过啊,跟之前提到过的TBS方的栫井巍交流,对方也语焉不详,最后,还是那个最懂特摄的人拍板:我们模仿老美的超人,搞一个我们的超级英雄。到这里,这个英雄的方向终于定下来了。 主角的方向定下来了,那就自然要去设计形象,于是,金城就带着新的要求,去找到了成田亨。

关于皮套设计

成田亨接到要求之后,给了一个这样的设计稿:

当时这个东西还是叫雷德曼,或者直译的话,红超人。当然这个名字应该很快就改名叫奥特曼了,但是当时还是叫红超人。这个皮套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得到通过。这个时候呢,成田亨也差不多想出了一套设计的理论,之前我在赛文的回答里讲过,这里再搬运一下:

成田亨先生的设计理念,是扎根于古希腊著名哲学家柏拉图先生提出的“混沌”(chaos)与“秩序”(cosmos)这一理念。在设计怪兽的时候,由于要让观众,尤其是作为主要受众的儿童察觉到怪兽身上怪的特点,但又不能让儿童感觉不适。在阐述自己的设计理念时,成田亨说:“不要对孩子们说,我们之后的节目,要带大家看一些不健康,让人感到不舒适的东西,如此言行的人没有资格当大人。”基于这种说法,他给自己定下了几条规矩:

不能仅仅将动物巨大化,必须融入独创性

拒绝三头六臂式的畸形化怪兽拒绝满目疮痍,血迹斑斑,让人感到不适的造型

而为了奉行自己的理念同时又能让怪兽看上去足够“怪”,成田亨先生将抽象性和意外性加入了自己的怪兽的设计中。那么,对于和代表“混沌”的怪兽对立代表“秩序”的巨大英雄,就应该是简洁的,流畅的“美的巨人”。 基于这种想法,初代曼最后诞生了

我们可以看到,初代曼的身体的颜色,基本分为红银两色,在成田亨的设想中,红色是有机的颜色,代表生命,而银色是无机的颜色,所以其实这个也可以解决蛮多人的一个问题:奥特曼究竟有没有穿衣服?

答案是:穿了,但没完全穿。红色和银色交织在一起,那不就是穿了又没完全穿嘛。

同时,初代曼整体的身材偏瘦,或者说是苗条,这是为了符合”宇宙人“的质感。

然后我们注意到这个脸部,这个脸部参考了两个东西:一个是佛像,另一个是古希腊的雕塑。成田亨认为,真正的强者在面对敌人的时候,脸上也是要带有一抹微笑的。就这样,我们的奥特曼,来了。

等等,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彩色计时器呢?

其实,初代曼的设计,从一开始就没有彩色计时器,成田亨构想的奥特曼,是完美的生物,但是円谷那边表示:不行啊,一定要限制特摄部分的时间,哪有那么多钱来烧,因为这个原因,最后就在初代曼的胸口上加上了那个标志性的东西。

企划有了,皮套也有了,那就应该开始投入拍摄了,下面,就是这些staff们大显身手的时间了。

关于staff们

皮套有了,企划有了,那接下来就要投入紧张刺激的拍片工作了。拍片的工作呢,是由円谷和TBS合力的。TBS方面自然要派出自己的演出家参与这个工作,TBS方的栫井想了一下,决定找之前在奥特Q里就担当过脚本的饭岛敏宏来拍第一块的剧集。

这个时候,对初代曼比较熟悉的观众可能就会有问题了,初代的第一集《超人作战第一号》,不是円谷一担任监督的吗?这里,我说明一下这个事情。

我们如果仔细的去看初代的剧集目录,会发现他又两个排序,一个是播出顺序,另一个是制作顺序,从播出顺序上,超人作战第一号自然是第一集,但是从制作顺序上,他其实是第五本,而制作顺序上的前三本,则是第二集《打击侵略者》,第四集《食虫草的秘密》,以及第三集《科特队出击》。制作顺序上排行前三的三本,都是由饭岛敏宏来负责的。

但是这事情呢,其实比较缺德,因为当时是处于一种连台本都没有的状态,也就是说这东西除了一个企划之外其他的基本为0,因此,栫井想了个更缺德的点子:自己不说,把锅甩给金城哲夫。

金城和饭岛也是老相识了,奥特Q里的《2020的挑战》这一回就是金城和饭岛合作的作品。金城去给饭岛传达指令的时候,还带来了三个任务:

1.第一块一共有三本,全部交给饭岛来拍,而一般情况下第一块有且只有两本

2.拍摄使用一班制,而平时円谷的动真格的作品一律为二班制。

这两个要求再加上之前说的朦胧状态的剧集,大家可以理解为什么要让金城去传达指令了,大家应该也能想到,饭岛当时的那种震惊加震怒的状态。

但再怎么样,活儿上面交给你了,再咋样还是得干。既然没有脚本,那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了,于是饭岛又拿起了千束北男的笔名,写了《打击侵略者》的脚本,这一本不写不要紧,一写,写出了一个全系列塑造地最好地外星人:巴尔坦星人出来。

在第一块除了饭岛敏宏这个监督之外,还有一个人也在奋力拼搏,这个人,就是高野宏一。

高野宏一算是英二的亲传弟子了,在拍《打击侵略者》的时候,这人其实还只是特技摄影,当时的特技监督是另一个大牛的场彻。但是的场因为业务繁忙,他还挂着另一部《快兽布斯卡》的特技监督,所以实质上这一话的特技监督是高野宏一干的。这个人我愿称之为円谷诸葛亮,真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当时初代和巴尔坦的那个极其有魄力的空中战,就是高野宏一的杰作。

我们再说回饭岛敏宏,在接下了栫井的任务之后,饭岛就要去和円谷那边接洽,然后呢,市川利明就又给了他一个big fxxking surprise,确切的说,不是一个,是五个,而这五个里最致命的其实是以下两个:

第一个是胶卷的要求。比较致命的是1.5倍容许量,就是说你最多使用片子所需胶卷长度的1.5倍,这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胶卷这玩意你拍出来了啥只有你洗出来以后才直到,而超过容许量就是浪费胶卷,就要写检讨(这也是传统艺能了)。

第二,每集光学合成镜头小于等于3个,这个就更致命了,大家想一下这个事情,人和怪兽同时出现就是一个,科特队员的射线枪又是一个,光线又是一个,这就三个了,怎么想怎么是不可能的任务,这就导致饭岛后面只能去PUA光学摄影师中野稔,不过中野确实不负円谷之名,在艰苦的条件下完成了任务。

除了拍摄第一板块得饭岛敏宏和高野宏一之外,我还打算介绍另外两个staff:円谷一和金城哲夫。

先说金城吧,这人大家都熟悉,之前也频繁出场过了,作为企划室长(共两名成员),权力很大,但同时大家不要忘了,金城哲夫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脚本家,而且全篇金城经手的剧本,都充满了一种正气在,他在初代曼的脚本都是很正能量的,比如《小英雄》里对井手的纠结与成长的刻画,再比如《怪兽殿下》这个最能体现初代曼精髓的两回,也是金城的手笔。可以说,金城无论是对这个系列的企划,还是自己的本职工作脚本,都完成得十分称职并且优秀。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就是本篇监督円谷一。从他的姓氏就能看出来,他是円谷英二老爷子的儿子,也是著名的快手监督。円谷一其实也是很有水平的创作者,可惜的是他的才能被他的父亲英二所掩盖。这个人在初代中只是监督中的一员,他的光辉,还要等到5年后的1971年,才能完全显出。

剧集评价

讲完了部分重要的staff和制作初期的趣事,我们可以来关注剧集了,剧集的部分,因为本身初代就分为本篇和特摄两个部分,因此,我对剧集的分析,也会分为这两个部分。那么我们就从本篇先开始。

本篇之一:有趣的故事

这是初代曼的魅力的最核心的的东西:有趣的故事。我们一定要知道的是,无论是多么深刻隐晦的隐喻,还是对宗教等意识形态的融合,抑或是某些监督对构图和画面的追求,都是建立在一个有趣的故事是的基础上的。故事好,这些东西才是有根本的东西,才能立得住,否则这些东西都只能被某些极端粉丝天天挂在嘴边念叨。

我们知道,平成年代的奥棚有个叫八木毅的大牛,他在拍摄以初代为模仿对象的麦克斯的时候,提炼出了六个点,分别用六个以s打头的英语单词描述:story, simple, S.F, strong, speed以及sense of wonder。

story,指整部作品以单元剧的形式进行,要求每个单元剧都要有一个精彩的故事,并且最大限度得体现出脚本家和监督的风格。

Simple,指剧情要简洁明快,让观众有一种爽快的感觉。这里需要大家注意的是:simple不是easy,这里的simple我个人认为更多的是对剧情结构的要求。

S.F,指science fiction,指作品要有一种科幻感,因为既然是科学空想特摄,那自然要有一种科幻感。这也是在和TBS开会之后,TBS方提出的重要要求之一。

Strong,指剧中的英雄一定要是一个强大的英雄。

Speed,指剧情发展要快速,通过快节奏的剧情让观众无法移开眼睛。

Sense of wonder,指作品要有一种奇幻感,能够激发观众的好奇心。

这六个S是八木在制作麦克斯的时候的想法,但是这六个S放在初代中也一样适用。

初代的故事无疑是十分精彩的,无论是对外星人的想象,还是对怪兽的塑造,这些东西都组合在一起,成为了有趣的故事的组成部分。甚至可以说,初代的39个剧集,没有一个是无聊的剧集,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初代是可以作为所有这个类型的剧集的范本的原因。

有趣的故事,这是一切的核心。

本篇之二:敌役塑造

第二个比较重要的东西,就是初代的敌役塑造。之前我在哥斯拉的回答里写到过,特摄的兴盛和怪兽是分不开的,因此,对怪兽的塑造,其实是构成初代曼的魅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我们一定要知道的是,怪兽是怪兽,但又不是怪兽。

“战争”的起因是过度的经济活动,这种扭曲的过度经济活动以不受欢迎的方式出现,横冲直撞,这就是怪兽的概念,怪兽不是怪兽。

这是饭岛对怪兽这个东西的想法,我认为是非常有道理的。

比如说,人类造发电厂,那就有内隆嘎出来吸食电力,大肆破坏;人类开发核工业,那就会有加勃拉出来吃铀;因为核试验而最终毁灭了自己的文明的巴尔坦星人更是直接被饭岛称为“我们文明的另一种未来”,这些东西都是构成怪兽以及宇宙人的魅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他们确实和我们人类息息相关,越是这样的塑造,越能给观众制造出恐惧感来。

但除此之外,我们淡化怪兽作为人类活动的产物的这一方面,单纯地看这些怪兽,其实也是非常有趣且真实的。

举个例子,《怪兽殿下》中的哥莫拉,在自己的尾巴被打断之后,面对初代的进攻,依旧会想到用尾巴来还击,这就是非常符合动物本能的塑造。

而巴尔坦星人就更不用说了,这种高科技利用克隆工业化生产生命的文明和地球文明之间的冲突,以及这种高科技文明的生物的塑造,包括对火星文化的有机融合,都是经典中的经典。

其他怪兽,例如以俯察态度面对人类的达达,后世无脑铁憨憨干架王的鼻祖雷德王,都是初代中十分精彩的怪兽塑造。正是因为这种怪兽的塑造以及对怪兽的重视,才让初代有资格成为一部优秀的作品。

这里插一句,说点别的,自从进入平成年代以来,奥系列对怪兽的塑造就越来越不上心了,这大概也是和日本特摄的衰败有直接联系的。但是,即使这样,近年来的一些作品对怪兽的塑造也是太不上心了,让人不禁痛心疾首啊。

本篇之三:多元故事

要说这个话题呢,我这里得再引入一对监督+脚本的组合,实相寺昭雄和佐佐木守,这两位在初代中合作过不少作品,例如14话《珍珠贝防卫指令》,15话《恐怖的宇宙线》,这两集其实熟悉初代的观众已经反应过味来了,但是大部分人还没反应,那接下来《故乡是地球》,《怪兽墓场》,这些都是这两个人合作的作品。

大家有没有发现问题?这两个人的作品,和奥特曼想要表达的主流价值,其实是相悖的。

奥特曼的主流价值,是人类是值得守护的,奥特曼是正义的,但是在这两个人的笔下,一切似乎都不是这个样子的。奥特曼的正义被画上了问号,人类是否值得守护也被画上了问号。

“如此写作特摄剧的同时,我想的是宇宙人真的是地球的侵略者吗。确实有明确瞄准地球展开侵略的宇宙人,但不是也有很多宇宙人只是偶然地经历了一系列巧合与变故,所以才坠落到了地球之上。只是因为外形与说的语言和我们不同而与之战斗将其驱逐,这正是地球人的自私,反过来不也是侵略野心的原点吗。如果再加上欲望,便会成为战争的理由。过去日本侵略亚洲与太平洋地区的基础应该就在这里。现在隐藏在与侵略的宇宙人战斗的大义名分之下的,不正是我们在不知不觉中酝酿出的战争的气氛吗。这正是‘地球人是宇宙之敌’,而‘日本人是地球之敌’的趋势。”

这是佐佐木守在讲解自己关于“怪兽墓场”这一回的创作思路的想法,从中我们可以明显得看到他对奥特曼这个系列的主流价值观的叛逆与质疑

“曾经存在于明治初期知识分子之间的振兴东亚的理想,在昭和时期被充当东亚霸主这一实际利益所取代,尽管仍然打着解放被西方殖民者占领的东亚这一招牌,但是在具体实践中,昭和知识分子已经没有如同冈仓天心诗意地描述‘亚洲是一体’时的那种余裕了”。

在这里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佐佐木在用奥特曼传达自己地想法。而实相寺昭雄作为他的搭档,则是对奥特曼精神的更极端的质疑者。在他的手下,科特队是可以被变成搞笑人物的。这种离经叛道的东西,也被初代的拍板团队包容了。正是因为这种兼容并包的精神,才使初代拥有了各种类型各种风格的优秀的单元剧。

本篇之四:人物塑造

这点其实也不用我说得太多,大家可以去看初代对哪怕出场次数不多得科特队的科学家的塑造,都是非常用心得。我这里只简单提一下井手。

要提井手就必须提小英雄这一回,这一回短短的25分钟之内,把井手的纠结,退缩,以及被打醒之后的奋勇,描绘得淋漓尽致,这和金城的非常深厚的笔力是脱离不开的。而每个队员其实都有不亚于井手的塑造。

我尤其要讲的是对奥特曼的塑造,在这部电视剧中,真正的主角不是早田,而是奥特曼,是一个充满了神性的奥特曼。

什么是神性?是像我们平时参拜的那种东西吗?

我以为,初代曼的神性,不光有“敬”,更有“畏”,这两者缺一不可,一起构成了初代曼的神性。

初代曼当然是让人尊敬的,他把核弹运向宇宙,一次又一次地解决人类解决不了地问题,这当然是让人尊敬的形象。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会发现,初代是很无情的存在。初代中由于人类活动而出现的怪兽不在少数,无论是从人类变身而来的贾米拉,还是无辜从天上落下来的史盖顿,或是因为人类的搬运而苏醒的本来人畜无害的哥莫拉,这些都是无辜收到人类行为影响的怪兽,可这些怪兽统统被初代所解决了。如果这些东西放在平成年代,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局,但是在初代手下,他们没有一个逃脱被除掉的命运。

这就是初代令人敬畏的地方了。即使他对这些怪兽抱有同情,也不会动摇他处理掉这些伤害了无辜者的生物的决心。他或许会在战斗结束后对部分怪兽致以同情,但他不会手软。这才是初代神性的另一方面:畏。

《新·奥特曼》的脚本庵野秀明在自己担任脚本的《巨神兵降临东京》这一短片中抛出过一个观点:

我想,这句话用在初代的身上,其实是非常合适的。人类对他的敬,仅仅是因为他选择站在人类这一边而已。

特摄之一:模型与空战

说到特摄部分,首先要提到的,就是円谷对模型的使用和操演。这里我放一段由高野宏一完成的初代和巴尔坦的空战。

我们可以看到,首先在一个皮套演员完成的实拍起飞动作之后,就进入了模型的操演部分。首先是两个角色的追逐,中间插入一段皮套演员的拍摄,通过调整摄像机的角度,制造出奥特曼在飞的假象,再切换成模型之间的追逐,到了近身搏斗的方式,则是让皮套演员上场的。整个这一段内容称得上是一气呵成,无论是从模型操演,还是通过调整摄像机的角度来制造奥特曼和巴尔坦在飞行得感觉,都做的相当完美,这是非常有魄力的并且完全担得上壮绝的特摄场景。

再来看后面一段:

在初代和巴尔坦的格斗之后,我们能看到追逐与被追逐的交替,巴尔坦在后方攻击初代,这一段的光学合成以及对模型的爆破,都是非常精彩的,最后以初代落地,回首一个斯派修姆光线结束战斗。整个这段空战恢弘,是非常有魄力的特摄场景。

说到底,初代曼的魅力,不光在于其本篇的优点,其特摄部分,也是当时世界顶级的制作。

特摄之二:光学合成

其实这个部分,我主要想讲的是斯派修姆光线的那点事情。

首先看这个名字,斯派修姆,这个一听就知道是音译,如果意译的话大概是宇宙物质光线,反正这东西被设定成元素周期表133号元素,鉴于现在只发现了118种,所以人们现在肯定找不出这东西,但是鉴于还可能存在未知元素,所以也未必就没有,用在这个名字主要是为了满足一种科幻感。

然后讲一下,为什么这个东西是十字形的手势。当时设计这个光线的时候,其实是有两种选择的,第一种就是线形的光线,就是类似艾梅利姆光线的那种,还有一种就是宽幅的光线,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这种。円谷这边一开始,实际上的特技监督高野和挂牌的特技监督的场商量了一下,想法是从之间发出线形的光线。

但是这个想法被中野稔,也就是光学摄像给否了,他觉得这样和科特队的成员的射线就没区别了,必须是更石破天惊的那种光线,这个想法也得到了饭岛敏宏的认可,于是高野就说从整个手掌发出光线试试看,这个想法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中野又表示发射的时候手掌不要动,否则会影响光学合成的效果和质量,于是在这两点要求的前提下,通过不断让古谷敏摆姿势最终确定了这个十字形的手势。

特摄之三:关于“动作戏”

先讲一个事情:初代曼整部作品,是没有杀阵这个职位的,也就是说,没有专业的武术指导来指导皮套演员打架。

那有的人可能就有疑问了,没有武术指导,那打得能好看吗?

答案是:没人在乎打得好不好看。 我们把时间往回拨,拨到1954年,担任哥斯拉皮套演员的中岛春雄就这个问题问过円谷英二,英二的回答是:你想做什么动作就做什么动作。

因为拍的是特摄电影,所以动作元素并不重要。但是放在奥特曼里,这个就有点行不通了,因为毕竟有个巨大人型生物在这边晃来晃去的,你让他完全不考虑格斗元素也不现实。

但是问题在于,担任奥特曼的皮套演员的古谷敏,他不是动作戏出身的。这个时候,我们的高野桑就又站了出来:实在不行我来吧。

于是,除了特技监督,特技摄影之外,我们的高野桑又开始兼任杀阵,指导古谷敏和其他的皮套演员的打架的场面。

但是,我们一定要知道的是,高野桑的本职工作,是特技监督,他设计动作的一个非常核心的要点就是:动作要能为体现特殊技术做辅助。也就是说,动作只是为了让特摄场面更有观赏性的辅助元素。

所以呢,可以说在奥系列里,不能体现特摄技巧的格斗场面,其本身的价值是非常有限的,所以现在部分人动辄“打戏分析”,动辄“打戏好”,倒也不是说不行,但总归有点舍本逐末了。

来了,我们的奥特曼

1966年4月1日,是奥特曼第一次出现在大众媒体的日子,可是这天的情况却并不顺利。穿上皮套,戴上面具的古谷敏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只能被人牵着走来走去,饭岛,高野这些负责第一块的工作人员都面面相觑,心想这还怎么得了,还是的场彻见过世面,急中生智在面具上开了两个窥孔,这才让古谷摆脱了零视野的状态。

就在这种混乱的时刻,円谷英二来了,他抬头看着古谷敏(因为古谷敏太高了),一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边问:奥特曼,怎么样?痛不痛苦,能看见吗?能听得见吗? 老爷子还说了点别的东西,只是因为太热了,皮套又有隔音效果,导致古谷敏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多年以后才知道老爹说的是“梦想啊,要给小孩子梦想”。

正是建立在这样的信念上,那个红银相见的巨人出现在了荧幕上,并成为了一代又一代孩子的童年记忆。我们的奥特曼,来了!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风森正辉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37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除了初代以外的哪个奥特曼更能代表奥特曼系列?

如何单凭脸部来分辨初代、杰克和佐菲三个奥特曼?